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舒师632

海为龙世界 云是鹤家乡

 
 
 

日志

 
 

【马氏相声「看不惯」赏析】  

2010-05-21 14:1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氏相声「看不惯」赏析】 - 舒师632 - 舒师632
 
【马氏相声「看不惯」赏析】 - 舒师632 - 舒师632
 

【看不惯】这段相声,是反映现实生活题材的优秀作品,具有它的时代意义。改革开放,使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旧有的价值观受到了很大冲击,由原来“越穷越光荣”到现在的“人人奔小康”,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变。那些抱着旧有思想观念的惯性来享受着改革开放给自己带来实惠的人,不免在主观思想与客观现实生活之间就产生了矛盾。正如李泽厚先生在【美学论集——关于崇高与滑稽】中说得那样:“这种失去存在根据的对象硬要坚持其存在,这样就暴露出它内容的空虚,暴露出它的违反规律性,实质上成了假的可笑形式。”这段相声就通过这种“假的可笑形式”为我们塑造了这样一个全新的形象,一个“不能用正确眼光看待新生事物”的小人物。
      虽然,这两位“看不惯先生”对于新生事物在嘴里十足的看不惯,可他们的个人生活却已经很时尚甚至有些奢华了。为了“一口饭”放了很多虾仁、牛肉、香菇等精配料;为了“一碗底醋”买了五斤河螃蟹的辩解,显然是掩耳盗铃式的自圆其说。通过:买高档皮鞋后不舍得走路,坐出租汽车上下班;为了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买高档乞丐服等等这一系列的生动事例,形象地给我们勾画出两个鲜活的小人物形象。他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自己确实切身享受着这种时代的恩惠,但由于他们头脑中还残存着旧有思想观点的惯性,不能正确对待新生事物的发展。他们本身是矛盾的,抱着“越穷越光荣”的思想惯性却过着“人人奔小康”的实际生活。“看不惯先生”的口是心非,正如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得那样:“只有当丑力求自炫为美的时候,那时候丑才变成了滑稽”,“那个时候它才以其愚蠢的妄想和失败的企图而引起我们的笑。”这段相声善意的讽刺了这样的小人物,通过轻松幽默的相声形式,反映了一个深刻严肃的主题内容(甚至是哲学命题),对于我们有所启示。听过这段相声后,我们反省自己,是否或多或少的在思想深处也存在着这样的“看不惯”呢?以及我们应当如何解决旧有思想惯性与新生事物发展之间矛盾?而这种发人深省的寓意也是“马氏”相声一贯追求的作品思想深度。
马志明先生为了表现这一深刻的思想,精心设计了两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情节,也可以看作这段节目的“诗眼”:

    一个是,逗哏演员说自己最最看不惯的时候,那种无限向往的表情,与嘴里的“看不惯”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通过这一精巧的细节,形象生动地暴露了这类“看不惯先生”的心理,也点明了这个作品的主题。
    后面,安排逗哏演员学唱流行歌曲【纤夫的爱】,当唱到精彩处,以“像这类歌曲,我是坚决不听”戛然而止。当捧哏质问逗哏:
乙:不听,你这词还挺熟的?

甲:我?熏的。现在满大街都放,又这么好听,我不学也会了。

    巧妙利用人物自己前后的自相矛盾(“像这类歌曲,我是坚决不听”与“现在满大街都放,又这么好听”),来揭示主题。
    具体到这段相声的表演技巧,融会了很多“马氏”相声:睿智、冷幽默的特点。
    在相声开头,对于称呼的“听不惯”:
甲:你喊我“马先生”,我听着就不舒服。

乙:不爱听。

甲:也生分呀。

乙:哦。

甲:比如你要喊我“马叔叔”,这个我听着得劲儿。

这个“马叔叔”的包袱就是典型的“马氏”相声睿智的风格。

再如:

甲:你个比我高,“小黄”就不如“大黄”了。我喊你“大黄”。

乙:哎。

甲:谁一听还都知道就是喊你。

乙:对。

……

甲:“大黄”哪去了?“大黄”呢?刚才还在这了,找找呀,“大黄”、“大黄”……

乙:唉,这是喊谁呢?

    这个包袱巧妙地利用了“大黄”这个称呼的歧义性。在北方广大农村,老百姓们给家犬起的名字,多是“大黄”这类的称呼。更加上表演者马志明先生画龙点睛又含而不露的表演(向下四处寻找),将观众的思维一下子引入了精心设计的包袱中,使观众神会了其中的潜台词,发出了会心的笑声。这个包袱的效果是互动的结果,是由演员暗示,观众自己补充台词空白产生的喜剧效果。
     志明先生按照“马氏相声”风格设计包袱,在台词表演中颇见基本功的扎实深厚。如:
甲:当然了,每顿饭总得有干的,有稀的吧?

乙:得呀。

甲:得有荤的,有素的吧?

乙:这不过分。

甲:凉的热的这都得有吧?

乙:那是。

甲:你就是再省,每顿饭也得有煎的、炒的、烹的、炸的、焖的、炖的、熘的、熬的、酸的、甜的、苦的、辣的,这点儿菜这算多吗?

     这一段台词演来轻松自然,实际是化用了“贯口”的表演技巧,却又说得似“贯”非“贯”。在表演上丝毫没有舞台腔,完全生活化。而这种生活化是对生活本身地提炼加工,并非是生活本来面目的照搬。将艺术性和生活化完美结合。表演自然,从不以夸张、超刺激为噱头,也是“马氏相声”一贯的艺术追求。
     看不惯】在结构上,使用了传统相声当中的“三番四抖”,其中几乎每一番又都包含有“小三番四抖”。观赏后,不仅令人捧腹,且发人深省。(本文转引自【北方论坛】“老鹤”的帖子)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